• <p id="szqqs"><strong id="szqqs"><small id="szqqs"></small></strong></p>

    <li id="szqqs"></li>

    <p id="szqqs"></p>

    廈門市海滄區陽光西路299號 +86-0592-6511111
    info@kingdomway.com
    資訊中心
    NMN資訊中心
    DHA資訊中心

    人未老,藥已瘋:NMN該治治了

    發布時間:2021-01-27
     
     

    文章來源:《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張曙霞


    |一款充滿暴利的“神藥”,和它背后的重重亂象。

     

    接下來,“不老藥”的生意可能沒那么好做了。


    近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食品經營司下發《關于排查違法經營“不老藥”的函》(以下簡稱“排查函”),明確指出目前煙酰胺單核酸(NMN)在我國未獲得藥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劑和新食品原料許可,不能作為食品進行生產和經營,要求各個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對相關經營者進行全面排查。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食品經營司發函要求排查違法經營“不老藥”的情況

    “排查函屬實,近日剛下發,由各地市場監管部門負責具體落實。”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相關人士向《財經國家周刊》記者確認。

    “不老藥”的主要成分或原料就是NMN,主要宣傳有“抗衰逆齡、修復DNA、預防老年癡呆”等作用。頂著“不老藥”“長壽藥”的光環,加上資本市場熱捧、名人效應,NMN相關產品去年以來在消費市場上掀起了新熱潮。

    然而,NMN市場火爆的同時,諸多亂象也如影隨形:不少產品夸大使用效果,聲稱能治病防病,誤導消費者;一些產品從跨境電商銷售擅自擴圍至“內貿”流通,在國內自產自銷;部分經營者拉人頭、層層分銷、收“會員費”,疑似傳銷……

    中國保健協會市場工作委員會秘書長王大宏表示,目前NMN品類產品在國內市場有將近10億元的規模,這其中“良幣”和“劣幣”共同存在,此次市場監管部門著手排查違規行為、整頓市場秩序,對規范經營的企業和產品都是利好。不過,從長遠看,行業標準缺失,國內市場尚不能直接使用,仍然是NMN在中國發展的痛處。

    01“不老藥”虛實
    所謂“不老藥”,是否真有長生不老的神奇功效?

    這要從人體所需的另一種物質——NAD+說起。

    NAD+又叫輔酶Ⅰ,廣泛存在于各種食物中,所有活細胞的代謝都離不開它,對生命新陳代謝至關重要。有研究表明,隨著年齡的增長,NAD+水平會穩定地衰減,導致代謝的改變和疾病易感性的增加;在年老或疾病動物中恢復NAD+水平能促進健康和延長壽命。

    正因如此,補充NAD+,提高其在人體內的水平,被視作“抗衰老”的一項重要突破口。但由于NAD+分子較大,直接食用后無法吸收,需要通過補充小分子前體物質來提升其含量。

    而NMN,正是人體內NAD+生物合成的一種前體物質。

    為研究NMN對人體生理的影響及安全性,近年來,哈佛大學醫學院、華盛頓大學醫學院、日本慶應大學醫學院等頂尖科研機構開展了多項研究,論證NMN在抑制衰老方面的作用和機制。

    從已經公開的研究成果看,限量服用NMN的安全性已經得到臨床驗證。頗具代表性的研究是,2019年,日本慶應大學醫學院Junichiro Irie等人發表的NMN首個人體臨床試驗的結果表明,單次口服100mg、250mg和500mg的NMN可以被人體高效代謝且不會產生副作用。

    而在有效性方面,多項研究顯示,NMN的功效包括支持NAD+產生、修復DNA損傷、支持新陳代謝、防止骨密度下降、促進血管再生、促進心臟和大腦健康等。

    例如,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所在的研究團隊發表在生命科學領域權威期刊《細胞》(Cell)上的論文稱,22個月大的老年小鼠口服NMN一周之后,體內NAD+水平增加,并使線粒體穩態和肌肉功能相關的關鍵生化指標恢復到相當于6個月大小的年輕小鼠狀態。

    必須指出的是,目前已發表的NMN有效性研究成果尚停留在動物實驗層面,這些效果能否在人體上同樣產生,有待更扎實的臨床試驗研究數據作支撐。而且,王大宏表示,NMN單一成分與NMN品類產品有所區別,具體產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如何,還要取決于原料標準、生產條件等多重因素。

    也就是說,直接宣傳NMN相關產品具有延緩衰老及改善衰老相關疾病的功效,為時尚早且并無科學依據。

    不過,基于已有的研究成果,NMN品類產品已經在一些國家獲批上市銷售。例如,日本將NMN納入食品原料清單,美國則將其作為營養補充劑的原料,僅需通過FDA備案即可。值得注意的是,不論在美國還是日本,作為食品原料或營養補充劑的NMN,均不得宣稱對疾病的治療或預防效果。

    而在我國,NMN尚未獲得藥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劑和新食品原料許可。

    02 虛假宣傳“重災區”


    即便如此,為了多多出貨,一些商家依然在不遺余力打宣傳“擦邊球”。

    “有助于延緩衰老”“預防三高、糖尿病”“預防高血壓”“讓新冠病毒檢測轉陰”“消滅HPV病毒”……據《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調查,在一些電商和社交平臺,充斥著關于NMN產品療效的夸大、誘導性甚至虛假宣傳。

    電商和社交平臺上澳洲某品牌NMN產品的介紹

    除了夸大療效外,一些NMN產品利用名人效應進行推廣,通過諸如“世界頂級富豪新寵”“巴菲特投資”“李嘉誠投資”等描述,試圖增加產品知名度和公信力。

    但深究下來,也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例如,李嘉誠確實投資了抗衰老項目,但并不是NMN,而是一家開發NAD+另一種前體——煙酰胺核糖(NR)的美國公司ChromaDex。

    除了富豪、商業大牛,諾貝爾獎得主也是一些NMN產品鐘愛的“代言人”。看似高大上,但這些研究者與具體的NMN產品并沒有什么關系。

    商和社交平臺上某NMN產品的商品詳情

    根據廣告法,保健食品廣告不得涉及疾病預防、治療功能,聲稱或暗示廣告商品為保障健康所必需,利用廣告代言人做推薦和證明等。

    宣傳混亂之外,NMN產品的價格也參差不齊,日均花費在幾十元到數百元不等,年均花費可超十萬元。例如,在淘寶平臺,銷量最高的一款美國進口NMN售價1780元/瓶,按建議用量日均花費約60元;而一款日本進口的宣稱高含量NMN的產品售價高達22588元/瓶,按建議用量日均花費至少376元,年均花費至少約14萬元。

    日本進口某NMN產品單瓶價格超2萬元

    不過,雖然價格不菲,卻擋不住消費者購買的熱情。在淘寶平臺,多款NMN產品月銷量過千甚至過萬。在京東平臺,銷量前三的產品僅評論數就多達數萬條。

    吊詭的是,比起NMN產品的高售價,其原料要“親民”得多。記者在采購批發平臺1688上看到,成交額最高的一款NMN原料價格每10克不到100元;而在中國供應商網上,有供應商對NMN原料給出的批發價低至120元/kg。

    在中國供應商網站上,NMN原料的批發價低至120元/kg

    這種原料能用于NMN保健食品的生產嗎?對于《財經國家周刊》記者的疑問,供應商表示“放心用”,但未能提供相關檢測報告。

    此外,對于服用超過公開研究成果提及劑量的NMN會否造成不良后果,目前還未可知。在電商平臺上,就有產品以“高含量”為噱頭抬高售價。如下圖產品中的NMN強化版用量,每日服用量達640mg,明顯超出已經得到驗證的安全用量。

     03 渾水摸魚者眾


    另一個現實的問題是,目前,市場上流通的不少NMN產品“出身不明”,質量安全均無法保證。

    這正是此次市場監管部門的治理重點。

    排查函明確提出,在我國境內,NMN不能作為食品進行生產和經營,要求各省級市場監管局對轄區內食品經營者進行全面排查,發現存在違法行為的,及時核實并依法予以查處。

    由于我國尚未批準任何國產NMN藥品、保健品或食品,目前能在國內市場合法銷售的主要是進口NMN產品。

    百洋醫藥副總裁朱曉衛介紹,進口保健食品要在國內市場銷售,可以通過一般進口貿易和跨境電商兩種途徑。

    如果走一般進口貿易,保健食品需經歷注冊或備案、進口報關報檢和中國市場銷售合規等一系列流程。而根據《保健食品注冊與備案管理辦法》,首次進口的特定保健功能型保健食品,需采用“注冊制”;首次進口的維生素/礦物質補充劑型保健食品,且使用的原料已經列入保健食品原料目錄的,采用“備案制”。通過一般貿易進口的保健品,既可以選擇線上銷售,也可以在線下售賣,渠道多樣且暢通便利。

    但NMN在我國尚未獲得新食品原料許可,備案走不通,而要申請新食品原料及注冊保健食品也存在障礙,時間成本和資金投入都相對較高,且未必能獲批。

    相較而言,跨境電商顯得更加“多快好省”。2016年,財政部、國家發改委等11個部門共同印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清單》,其中包括“未混合的維生素以及衍生物”等商品。2018年,商務部、國家發改委等聯合發布《六部門關于完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監管有關工作的通知》,進一步明確規定: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按個人自用進境物品監管,不執行有關商品首次進口許可批件、注冊或備案要求。

    NMN屬于B族維生素衍生物范疇,也就自然而然可以通過“跨境購”的方式進入國內市場,無需經過注冊或備案便可銷售。

    在跨境電商的東風之下,進口NMN產品接踵而至。各大電商平臺上,在售的NMN產地以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等為主。期間,不少國內廠家收購外資公司,或者在境外注冊公司,再通過跨境電商返銷國內。例如,國內上市公司金達威的NMN產品,就來自于其早前收購的美國品牌Doctor’s Best。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國內中小玩家也紛紛入局。

    NMN產品的利潤空間比較高,因此很多人開始在國內生產并銷售,夸大產品療效,渾水摸魚,擾亂了正常的經營秩序。”王大宏說,這種亂象至少持續了大半年。

    多個電商平臺皆有商家銷售國產NMN產品

    還有商家直接將袋裝或灌入膠囊的NMN原粉賣給消費者,甚至在產品詳情中表示癌癥患者適用,聲稱能“幫助放化療后病人修復、提高免疫力,加速身體康復”。

    可以肯定,這些“出身未明”的產品,缺乏必要的食品或保健品監管,安全和質量都沒有保障。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一些NMN產品還以招募代理名義賺取“會員費”,發展下線層層分銷,疑似傳銷。

    一些NMN產品發廣告招募代理、發展下線賺“加盟費”

    例如,一款名為“愛健康iHealth”的NMN產品就在社交平臺廣招代理。記者通過其廣告頁面留下的聯系方式了解到,購買產品成為會員,就能代理該產品,按購買金額分130美元、1100美元、2200美元三級,交錢越多,級別越高,相應的代理時間越長。

    王大宏認為,中國尚未許可NMN用于普通食品或保健食品生產,這些產品通過國內貿易流通涉嫌違法,監管部門應該加強治理,此次大規模排查違規行為,將有助于恢復市場秩序。

    各大電商平臺也正在行動。記者注意到,淘寶、京東等平臺通過下架產品、關鍵詞屏蔽、規范介紹內容等方式,對平臺疑似違規的NMN產品進行清理和規范。

    04 何去何從

    在亂象叢生的市場,NMN到底能走多遠?

    中信證券研報曾對NMN產品未來發展作出樂觀預測:NMN產品每覆蓋1%保健人口,對應304億元市場空間,伴隨著抗衰老產品未來市場不斷推廣,如果NMN產品能覆蓋當前服用保健品人口的3%,其市場規模有望達到千億元。

    王大宏認為,目前NMN的科學機理明確,有眾多科學機構參與研究,具備高速發展的潛質,但對前景樂觀的同時還需保持謹慎:一方面,NMN原料和相關產品均未能在國內獲得必要許可,缺乏合法身份;另一方面, NMN產品目前在國內市場的增長更多是靠“故事”推動,宣傳上有夸大神化的傾向,如不加以扭轉,可能導致市場曇花一現。

    從長遠發展的角度,NMN原料生產的規范性、使用的安全性、產品的有效性、宣傳的科學性,以及如何符合國內市場監管的要求,這些都需要通過開展更多的科學研究加以保證。

    據王大宏透露,有國內企業已經在開展NMN的臨床試驗,希望通過扎實的基礎研究,佐證該產品的安全性和功能性,從而在國內獲批。

    “兩條腿走路比一條腿走路要平穩,要快得多,也要長久得多。”朱曉衛表示,進口保健食品進入中國市場除了通過跨境電商,在注冊和備案方面也應按照相關法規要求積極爭取。

    而對于NMN相關產品而言,當務之急是解決原料的合法合規問題。

    “保健食品備案注冊的法規應不斷修訂完善,保健食品原料目錄和允許保健食品聲稱的保健功能目錄也應根據科學依據及時調整。”朱曉衛建議,參考其他國家監管經驗,將一些在國外已經長期使用、安全性高、保健價值確定的原料及時納入保健食品原料目錄,從而為注冊或備案創造條件,促進國外的保健食品在國內合規合法使用。

    此外,NMN原料的質量標準也亟待建立。營養健康行業智庫庶正康訊與天貓國際共同發布的《NMN品類發展白皮書》提到,目前,中國是世界上最主要的NMN原料生產國,但是尚無公開發布的NMN原料標準,原料生產企業執行的都是自己的企業標準,導致NMN原料的關鍵指標甚至安全性指標參差不齊。

    上一篇
    下一篇
    金達威集團|
    聯系我們|
    人才戰略|
    加入收藏
    閩ICP備11006468號-1
    版權所有?2016-2021金達威集團|
    4480yy午夜福利免费
  • <p id="szqqs"><strong id="szqqs"><small id="szqqs"></small></strong></p>

    <li id="szqqs"></li>

    <p id="szqqs"></p>